宝宝故事 > 一千零一夜 >

阿卜杜拉法兹里和两个哥哥(2)

发布时间:2020-12-11 09:45:55

  “尊敬的陛下,请别让我做这件事吧,因为我是无意间偶然看见此事而向陛下透露的。窥视别人的秘密本身就不好,作为朋友,我更无脸面去见他。因此,恳请陛下写个手谕,派别人去完成此事吧!”
  “我若派别人去,阿卜杜拉必然会矢口否认此事,会说他没有狗,而你去,可向他说明是你亲眼年所见,他就无法否认了。因此,只能派你去。你若敢违命,格杀勿论。”
  “遵命。”伊斯哈格一边赶忙回答,一边心里暗想:“所谓‘祸从口出’,的确是金玉良言,如今我向陛下泄露秘密,这完全是自作自受呀。”想到此,他说道:“但求陛下写一个手谕,我前去巴士拉,将阿卜杜拉带来见陛下。”
  “就这样吧。”
  伊斯哈格带着国王的手谕,诚惶诚恐地再次去了巴士拉。阿卜杜拉见到他,颇感意外,说道:“恳求安拉保佑,没发生什么意外吧?伊斯哈格,你怎么这么快就返回来了,莫非是上缴的税不够,国王拒绝验收?”
  “阁下,我此次重访贵地,并非税未缴够,税倒是足够的,国王也已验收了。不过有一件事,请你原谅我,因为对我来说,我做了一件错事,但这并不是我存心故意的。”
  “到底发生了什么,告诉我吧。你是我的朋友,我不会责怪你的。”
  于是,伊斯哈格将他如何连续三天暗地跟踪阿卜杜拉,窥探他的秘密,如何无意间将此事泄露给了国王哈里发,而哈里发又责令他再次前来巴士拉的整个过程,全部讲了出来。
  “你既然把我的秘密告诉了哈里发,我就不得不出面替你作证,以免他怀疑你在撒谎。谁叫我们是朋友呢?换成别人,我必然会否认,说他造谣。如今我准备带着两条狗随你同去见国王。虽然此去凶多吉少,但我也只得硬着头皮前去了。”
  “安拉会保佑你的。”伊斯哈格替阿卜杜拉祈祷,并再三表示感谢。
  阿卜杜拉准备了极丰富的,给哈里发的各类礼物,同时,将狗用金锁链拴起来,每一条狗用一匹骆驼驮着,然后启程前往巴格达。到达后,就立即进宫去见哈里发。
  阿卜杜拉跪在大国王哈里发面前,先吻了地面,然后按哈里发的吩咐坐下,两条狗已被牵到哈里发面前。哈里发见了问道:
  “阿卜杜拉,你这两条狗是做什么用的?”
  哈里发话音刚落,两条狗便扑下去吻地面,并流着眼泪,摇着尾巴,好像在向哈里发诉苦伸冤似的。哈里发看着两条狗的举动,感到非常惊奇,对阿卜杜拉说:
  “告诉我这两条狗的来历吧。你为什么那样打狗之后,又对他们表示爱怜之心呢?”
  “尊敬的陛下,这两条狗其实并不是狗,而是两个体貌俊秀的年轻人,他们原是我的同胞兄弟。”
  “他们既然属于人类,如何又变成了狗呢?”
  “尊敬的陛下,若您允许,我是会讲明事情真相的。”
  “那你就告诉我事情真相吧,但可别撒谎!”
  “启禀陛下,这两条狗能证明我所讲的不是谎言,而是事实真相。”
  “这两条狗是畜牲,不会说话,当然也就不会回答任何问题了,这怎么能证明你的诚实或虚伪呢?”
  阿卜杜拉听了哈里发的疑问,便回过头对两条狗说:“哥哥啊!如果我所陈述的与事实不符,你俩就抬起头来,睁开眼睛,瞪着我,以此揭露我的虚伪;若我说的是实话,你俩就低头,闭眼,以此来证明我的诚实。”
  说完,他在哈里发面前,开始叙述两条狗的来历――
  我父母共有三个儿子。大儿子叫曼苏儿,二儿子叫纳儿。我排行第三,名叫阿卜杜拉。在我们弟兄三人长大成人后,母亲和父亲先后去世了。他们给我们留下一些财产。
  父亲死后,我们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,并在四十日内,为他诵经追悼,且施财替他在天之灵祈求超脱,以尽孝道。服丧期间我设下盛大的筵席,款待父亲生前的商界同仁和一些社会名流。席间我对众人说:
  “贵宾们,人的今生是短暂的,只有来世才是永存的。赞美安拉!请问各位,你们知道今日我为什么邀请大家来赴宴吗?”
  “只有万能之神安拉才能预知未见到的事。”
  “我父亲去世了。虽然他给我们留下了一笔财产,但在借贷、抵押或其它方面,我怕他对别人还有未了结的事,因此,我打算替他补办债务手续。如果他欠你们的钱,只要讲明了事情真相,我将替他偿还。父债子还,天经地义。”
  众人中有人说:“人今生的品行,对来世来说非常重要。由于我们都不是坏人,对于是非好坏,我们是能够分辨的,因为我们都敬畏安拉。而据我所知,令尊在生时,经常有人向他借贷,而他自己却不欠债。他经常说:‘我的一生,决不贪恋别人的钱财。’他时常祈祷说:‘主啊!我的信赖和希望全部寄托在你身上,求你别让我在欠债期间死亡吧。’他待人宽厚,对己严格。他从不需债主催促还债,别人欠他债,他却总是叫人不用着急,慢慢偿还。如果欠债的穷苦人,他总是酌情宽容或豁免。现在我们在座的全体出面作证,令尊并不欠别人的债务。”
  “愿安拉祝福大家!”我一边替客人们祈祷,一边对他们表示感谢,随后回头向两个哥哥说:“父亲生前没欠任何人的债,死后却给我们遗留了现款、布匹、房屋和铺子。现在我们每人可以继承三分之一的遗产。不过我考虑是否暂时不分家,让财物依然合在一起,我们共同来经营使用。我们可以同吃同住,生活在一起。”
  我提出的意见,两个哥哥都表示反对,他们主张分开,不肯在一起合作。
  阿卜杜拉说到这里,向两条狗问道:“哥哥,事情是这样的吧?”
  两条狗听了,立刻低下了头,闭上眼眼,好像回答说:“是的。”
  既然两个哥哥一致主张分家,我也只好如此了。于是我们在法官的监督下,把家分了。他们把房屋、铺子分给我,而从我应得的现款、布帛中抽出了一部分作为裣。两位哥哥则多分了金钱和布帛。这种分法,当时咱们三兄弟是一致同意而心满意足的。
  分家后,我的两个哥哥用分得的钱买了大量的布帛,搭船载运着到海外经营去了。而我却照常开铺子在当地经营生意,并一直在家中为两个哥哥祈祷,愿安拉帮助他俩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转眼快一年了,承蒙安拉保佑,我的生意兴隆,盈利很多,情况日益好转,逐渐变得跟先父在世时的情况一模一样。
  这一天,我照常在铺中经营生意。时至隆冬时节,天气异常寒冷。突然,我的两个哥哥出现在我的面前。他俩衣衫破烂,冻得嘴唇发紫,浑身上下直打哆嗦。
  眼见他俩的寒酸狼狈样,我难过极了,立即起身迎接拥抱他们,伤心的泪水从眼里流了出来。与此同时,我忙脱下自己穿着的两件兔皮和黑貂皮皮衣,分别给他俩披上,并带着他们来到澡堂,让他们用热水洗去满身的泥垢,还为他们每人预备了一套富商才穿得起的昂贵衣服。待他俩沐浴穿戴完毕,我带他俩回到我的家中。我见他俩饥饿异常,便忙端出饭菜,陪他们吃喝,并不断地安慰他俩。
  阿卜杜拉谈到这里,又回头对两条狗问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吧?”
  两条狗听了,即刻低头闭眼,似乎是在回答说:“是这样的。”
  我热情接待两个哥哥,看见他俩吃饱肚子,身上也暖和了,这才问道:
  “你俩遇到了什么灾难?你俩的钱财、货物到哪儿去了?”
  “当初我们从这里航海出发,”我的哥哥说,“第一站来到了一座叫库发的城市,并在那里将带去的布帛,按一本二十利的价钱卖掉,赚了很多钱。接着我们又收购了一批价廉物美的波斯绸缎,运到巴士拉以一比四的价格卖出,后来我们又去了另一座叫卡尔哈的城市,在那儿做了一笔买卖,并发了大财,于是我们手中的钱财越来越多。”
  他俩滔滔不绝地讲着他们经过的城市和做过的买卖,谈得津津有味。我听了觉得奇怪而又不可理解,便插嘴问道:“你俩既然有那么好的运气,做了一笔笔大买卖,赚了那么多钱,又怎会空着两手,几乎是赤身裸体地回来呢?”

相关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