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宝故事 > 民间故事 >

洗礼

发布时间:2017-10-13 18:45:18      这天,一家路桥公司老板送给江海一包现金,二十万,这是江海升任单位一把手以来第一次有人送钱。江海一时间呼吸急促,心跳加快,但很快又担起心来,现在反腐力度这么大,收下这么多钱风险可太大了,可是,二十万啊……
  左思右想老半天后,江海有了主意:把钱藏到一个绝对隐秘的地方,不就行了?
  江海来到老城区的自家老宅,当年,爷爷是位地下工作者,为了对敌斗争挖了一间地下室,想不到现在派上大用场了。撬开伪装巧妙的地板,拉亮电灯后,眼前出现一张陈旧的书桌,他拉开抽屉,把钱放了进去。
  正要离开,他一转头,发现地下室一角乱糟糟地堆着好多破烂物件。左右无事,江海便清理起来,正忙着,杂物下面出现一个包扎方整的油纸包。江海好奇地解开一看,竟是一大本日记。
  江海饶有兴趣地翻看起来,竟是爷爷写的回忆录。看了一会儿,觉得眼睛有点胀,灯光太暗了,他随手一翻,翻到最后一页,他的眼睛一下子定住了,只见最后一页的字体特别大:明天我就去乡下龙泉剑处,把金条全部取回来交给组织,争取宽大处理,唉,一失足成千古恨,一世英名毁于一旦,悔!悔!悔!
  江海一下子惊呆了,因为他听说过爷爷晚节不保的往事。爷爷从事秘密工作时,组织上曾委托爷爷保管一批金条。不久,单线联系的上级死于敌手,从此便再没人过问这事。新中国成立后,爷爷当上了干部,一开始还提心吊胆的,但时间一长,见一直没人提起金条的事,便昧下了金条,一直没交上去。谁知,偶然间,组织上通过档案得知了这批金条的下落,便来找爷爷,爷爷却驾车坠入悬崖,而那批金条的下落也终成不解之谜。
  现在,江海一遍一遍读着这两行字,电光火石间恍然大悟:当年爷爷把金条委托一个叫“龙泉剑”的同志保管了,爷爷是在驱车找龙泉剑准备取回金条上交组织时,不小心坠入了悬崖。
  合上日记本,江海闭目想了一会儿,突然心跳如鼓:这么多年过去了,金条的事早就没人记得,如果现在能找到这批金条的下落,不就凭空发了一笔横财吗?还用得着这么提心吊胆地受贿吗?龙泉剑是一位居住在乡下的老革命,前几年电视台还采访过他。推算起来,龙泉剑有100岁上下了,他还健在吗?
  稍稍准备后,江海迅速驾车直奔龙泉剑所住村子。
  谢天谢地,龙泉剑竟还活着,90出头了,独自一人住在一个小院里。村里人告诉江海,老人神志已有些不清了,时常穿越到过去烽火连天的岁月。
  龙泉剑一见到江海,神情就激动起来,江海和爷爷长得很像,显然他从江海的身上看到了江海爷爷的影子。江海拿出爷爷和自己小时候的合影照,郑重告诉老人:“龙泉剑爷爷,我是江大山的孙子,我来看您来了!”
  龙泉剑哆嗦着,一把拉住江海的手:“看出来了,是老首长的孙子,太像了!”等老人平静下来后,江海说:“爷爷,我来是有事的,当年我爷爷委托您保管的金条还在吗?”
  龙泉剑一听,腰板本能地一挺,坚定地说:“在,当然在,这是组织上交给我的任务。”
  江海问:“那现在可以交给我吗?”
  龙泉剑点点头,说:“当然可以了,不过,这是组织上下达的意思吗?”
  江海一愣,随即压低声音说:“不错,是组织的命令。”
  龙泉剑目光炯炯,说:“那请说出接头暗号!”
  江海一愣,问道:“什么暗号?”
  龙泉剑说:“当年老首长命令我保管这批金条时曾说过,无论是谁,无论发生什么,说不出暗号,金条绝对不许交出来。”
  江海忙说:“爷爷死时,根本没来得及告诉我接头暗号……”
  龙泉剑听了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江海看,目光变得越来越陌生。
  离开村子,江海既高兴又沮丧,想不到这么多年了金条还在,可是碰上这么个老顽固,面对巨富却取不出来。要不,悄悄找出金子?不行,龙泉剑这样的人可不是一般人,他这样的人要是藏起一样东西,你无论如何也甭想找到,再说,即使找到,万一被人发觉,闹腾开了,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?
  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暗号,或许本地县志及一些革命资料里有。
  于是,回到家后,江海啥事都先放在一边,专心致志地研究起本地史料来,正史、野史、小说、老同志的各种回忆录等看了个遍,虽然史料中关于爷爷和龙泉剑的记载倒是不少,但始终找不到暗号的相关记载。

  而且随着阅读的深入,江海的心情变得越来越复杂,原来为了今天的幸福生活,前辈们付出了那么多,心无杂念,坚贞不屈,意志如钢,无数人献出了年轻宝贵的生命,可自己……
  回到地下室,江海望着那沓现金出了好一会儿神,一时间心里乱糟糟的,可是,有钱的感觉真的太好了,需要用钱的地方真的太多了。
  茫然之中,江海又拿起爷爷的日记细看,比起那些史料来,这本日记更亲切,因为其中有爷爷的气息。看着看着,江海的眼泪下来了,爷爷为了革命,天天冒着生命危险,可爷爷从不怕死,他在日记里深情地说:“每当我想到建立新中国后,我们的孩子将过上幸福的生活,我便把生死置之度外了。”
  突然之间,江海的眼睛睁大了,他看到了爷爷和龙泉剑相关交往的记述,龙泉剑是爷爷的下线,忠于革命忠于纪律,有钢铁一般的意志,而其中一页清清楚楚地记下了两人的接头暗号:韦仁新。
  爷爷解释道:“韦仁新,即‘为了人民过上新生活’,这是我们这代人不变的暗号、永生的信念!”
  原来如此!
  江海立即驱车再次来到乡下,当他一字一字、万分郑重地说出“韦仁新”三个字后,龙泉剑一下子颤抖起来,说:“我终于等来了这一天!”
  在院子一角的猪圈内,在龙泉剑的指引下,江海扫开猪粪,撬起一块臭不可闻的青石板,里面是一个大袋子,打开袋子,里面有只沉重的铁箱,原封条纹丝没动。
  回到城里,江海把铁箱和那二十万元交给了组织。组织上打开封条一看,里面金灿灿的全是金条。在一五一十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,江海动情地说:“说实话,我找到金条的出发点是不纯正的,但经过与龙泉剑老人的交往,以及阅读革命史料和爷爷的日记后,我的心灵经受了一次从未有过的洗礼,我想,这也是爷爷在天之灵的意思,我想为爷爷赎罪……”
  就在这时,江海接到电话,是村里人打来的,说龙泉剑老人突然像泄气的皮球一样急速萎去,去世前他只说了一句:“我终身未婚,在乡下居住了一辈子,只为保守机密,现在终于可以走了,我完成任务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