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宝故事 > 民间故事 >

追杀大戏

发布时间:2017-10-11 21:34:05         大洪山脚下有一座庄园叫赵家庄,庄主赵金鑫富甲一方。他的独子赵乾坤在广州求学,八国联军入侵时,就回来避乱了。
  让赵金鑫不敢相信的是,赵乾坤在广州的这几年里,染上了大烟瘾,他带回来的东西,除了几杆烟枪,就是几大箱烟土,整天在家里吞云吐雾,任赵金鑫怎么劝诫,赵乾坤就是无动于衷。有一次,赵金鑫劝着劝着,不由得悲从中来,老泪纵横,终于触动了赵乾坤,他红着眼说:“爹,不是我不想戒,是实在戒不掉啊。你如果有法子,我戒!”
  为了不让儿子就这样毁掉一生,赵金鑫四处放话,谁能帮他儿子戒掉大烟,酬谢黄金200两。200两金子不是小数目,吸引了不少人来出谋划策,斟酌再三,赵金鑫选择了舒郎中的办法。
  赵金鑫吩咐家人,把赵乾坤的木床挖了个洞,脱光他的衣服,用牛皮绳把赵乾坤赤条条地绑在床上,整个人呈“大”字形,双腿叉开,屁股正对着洞,床洞下放一个马桶,然后把房门锁上。赵金鑫吩咐得力家丁小柱子,除了每天进去喂少爷两次饭、清理一次马桶外,无论里面发生什么,谁都不许进去。
  按照舒郎中的说法,只要熬过七天,然后用中药调理,这烟瘾就会戒掉。
  赵乾坤烟瘾发作时,鬼哭狼嚎的声音让人听着心如刀割,赵金鑫硬着心肠,勉强熬过三天。第四天的时候,赵乾坤烟瘾发作得更厉害,歇斯底里地喊叫。赵金鑫听着实在不忍,走到窗前往里看,只见赵乾坤手腕上脚腕上被牛皮绳勒得鲜血淋漓,眼珠子像死人一样往外突出。瞥见窗外的赵金鑫,赵乾坤哭喊着:“爹啊,救命啊!”
  赵金鑫鼻子一酸,冲小柱子摆摆手说:“罢了罢了,放了他吧,我只当没有这个儿子!”
  舒郎中叹息一声,“唉,没想到老的先熬不住了!”摇着头走了。
  自此,赵金鑫心灰意冷,再也不管赵乾坤,任由他沉沦于烟雾中。
  忽然有一天晚上,赵家庄外火把映天,人喊马嘶,原来是大洪山上的土匪围住了赵家庄。土匪头子王大虎率领100多名土匪盘踞大洪山几十年,还拥有一支装备着十来条火枪的洋枪队,实力雄厚。
  此时赵乾坤正半卧在床上惬意地吸着大烟,突然冲进两个土匪,拎小鸡似的把他往麻袋里一塞,扛在肩上就走。
  在马背上颠簸了好久,到了山寨,土匪们把赵乾坤从麻袋里倒出来,绑在柱子上。赵乾坤一看,这一溜的柱子上绑着几个家丁,小柱子也在其中。这时,有土匪请示王大虎,怎么处置这些人?王大虎大声说:“其他人先绑着,那个赵家少爷,既然喜欢抽大烟,那就把他点了天灯。今晚兄弟们辛苦了,大伙先去喝酒,等会儿来看点天灯。”
  土匪们一哄而去。赵乾坤吓得小腿肚子直发抖,这点天灯可没有抽大烟舒服,这帮没人性的土匪,怎么这么残忍!他正暗自哀伤,耳边忽然响起小柱子的声音,“少爷,别怕,我救你出去。”
  小柱子小时候曾经跟武圣宫的和尚学过功夫,他挣断绳索,把其他人的绳索解开,一行五人偷偷摸摸地逃离了山寨。
  几个人在黑夜里跌跌撞撞地一直跑到天亮,才躲在一堆乱石丛中休息。大家又累又困,靠在石头上很快就进入梦乡。可是赵乾坤睡不着,烟瘾发作了!刚开始他还强忍着,后来实在忍不住了,就站起来不停地来回走动。再后来烟瘾越来越强烈,他忍不住大叫起来。
  叫声惊醒了小柱子,忙说:“嘘,少爷,你小声点,土匪肯定在到处找我们,会招来他们的。”赵乾坤哭丧着脸说:“小柱子,求求你了,看看哪里有烟土,救救急,我难受死了!”小柱子一脸无奈地说:“少爷,这里荒无人烟,到哪里去找烟土?再说了,这大洪山一带就没有人种大烟。”
  小柱子的话音还没有落地,就听一连串的吼叫:“看你们往哪儿跑!”十几个土匪挥着刀端着枪包抄了过来。两个家丁挺身上前拦住土匪,冲小柱子喊道:“快带少爷逃命!”小柱子抓住赵乾坤的手就跑,身后传来枪声和家丁的惨叫声。
  赵乾坤吓得拼命地跑,可是他早被大烟掏空了身子,没跑多大一会儿,就停下来喘气。还没有喘一会儿,后面又传来追赶声,他只得在小柱子和家丁的拉扯下硬撑着跑。就这样跑跑停停,一直到快中午的时候,才摆脱土匪的追赶。
  小柱子找了一个僻静处,让剩下的那名家丁守护着赵乾坤,自己出去找吃的。赵乾坤累饿交加,几近虚脱,先扎扎实实睡了一觉,醒来后吃了小柱子摘回来的水果,才恢复了精神。
这精神刚一恢复,烟瘾就追随而来,赵乾坤又哈欠连天,浑身不自在起来。这时负责放哨的那个家丁惊慌地大叫:“不好,土匪追来了!”赵乾坤浑身一激灵,急忙和小柱子他们像屁股着了火似的跑了起来,土匪们边开枪边吼叫着在后面追赶。好在山路崎岖难走,他们跑不快,土匪也追不快,而且追着追着太阳落山了,土匪们也看不见了。
  晚上,赵乾坤他们吃了野果,喝了山泉,找了一处避风的大岩石下面,和衣而睡。
  山上的寒气重,赵乾坤娇生惯养,从来都没有经历过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生活,半夜里冻醒了,睁着眼睛想心事。他想起被爹像宝贝一样呵护着,希望他将来有出息,可自己却染上了烟瘾,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地混日子。而今,不知道爹妈怎么样了,自己又被土匪追杀,还不知道能不能逃得性命。想着想着,不由得悲从中来,泪水从眼角悄悄滑落。
  可是烟瘾才不管你伤心不伤心,这就又来了。赵乾坤感觉到心里像是有手在挠,痛苦万分。他正想站起来走走,忽然听见有人喊叫:“大哥发话了,要是抓不住这小子,不许回山,兄弟们仔细搜。”一时间四处亮起了火把,渐渐逼近他们栖身之处。
  好在这里是一处陡坡,三人顺势连滚带爬地下了陡坡,撒起脚丫子就跑。有夜幕做掩护,不一会儿就摆脱了土匪的追杀。三个人不敢停留,连夜赶路。
  等到天亮,小柱子指着不远处的山顶叫苦连天:“那不是土匪的山寨吗?”原来转去转来,他们又回来了。赵乾坤脸都绿了,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小柱子委屈地说:“这大洪山又叫迷魂山,方圆百里内的道路九曲十八弯,错综复杂,不识路根本走不出去。王大虎就是依仗这点优势,才立脚几十年,没有被官府剿灭。昨天白天慌不择路,晚上又辨不清路,没想到白忙乎了。”
  没办法,他们只得辨别了方向,重新上路。那些土匪,像猎狗一样,嗅着气味追着他们。每当赵乾坤烟瘾犯了,停下来休息时,土匪们就鸣着火枪挥着大刀杀气腾腾地围了上来,赵乾坤不得不憋着烟瘾逃跑,毕竟命更重要。
  就这样跑了四天,虽然他们没有再绕回山寨,但是也没有走出去,他们迷路了,像瞎了眼的猎物一样被土匪追着,在山区里乱转。
  第五天的时候,烟瘾来得更加猛烈,土匪们围上来的时候,赵乾坤虚弱得像被抽了脊梁骨一样,根本就站不起来。再说,他也实在不愿意跑了。他推着小柱子他们快跑。小柱子跪下来哀求说:“少爷,你要是死了,老爷在地下死不瞑目啊!”赵乾坤一个激灵,忙问:“你说什么?我前两天问过你,你不是说老爷没事吗?”小柱子哭着说:“少爷,那是怕你伤心才没有说实话。王大虎血洗了赵家庄,把老弱妇女全部杀死了,只把我们几个青壮年带上山。现在,整个赵家庄,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了。”赵乾坤愣了片刻,张嘴吐出一口血,接着号啕大哭起来。
  这时,有两个土匪挥舞着大刀片子冲了上来,抡起大刀就向赵乾坤的头上砍去。那位家丁急忙扑上去用身子挡住大刀,一声惨叫,倒在地上。情急之下,赵乾坤骨子里猛然生出一点儿力气,在小柱子的拉扯下,落荒而逃。
  两人被土匪追着在山里漫无目的地转悠,不过,令赵乾坤惊喜的是,他的烟瘾发作周期变长了,次数变少了,也弱了。他对小柱子说,出去后,一定不再抽大烟了。
  第七天的上午,赵乾坤的烟瘾又发作了,虽然不是很厉害,可是也忍不住涕泪交流哈欠连天。这时,小柱子一声欢呼,指着前面说:“少爷,太好了,前面就是大洪山的出口,离我们家不远了。”赵乾坤精神一抖擞,快步向山口跑去。
  两人来到山口,王大虎带着一群土匪忽然钻了出来,拦住了他们。赵乾坤不由得怒火中烧,厉声喝问:“王大虎,你我并无冤仇,为什么杀我全家,抢我钱财,连我都不放过?”
  王大虎大骂道:“我们大洪山出过小偷,出过娼妓,出过土匪强盗,但是他们都是被这乱世所逼,为生活所迫,并不可耻!可是你,居然当起了烟鬼,实在是可耻之极!老外拿大烟害我国民,赚我白银,你一个读书人,居然不明不智,不但不奋起反抗,反而甘愿堕落。你就是一个该杀之人,我不杀你杀谁?”
  赵乾坤被王大虎一顿呵斥,羞愧难当,说道:“罢了罢了,反正我一家人都不在了,我还是死了吧。”扭头就往身边土匪的刀口上撞。
王大虎一把拉住,粗声喝道:“想死?没那么容易。”伸手一掌,拍在赵乾坤的脖子上,赵乾坤晕倒在地。
  赵乾坤醒来时,耳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“我儿,你终于醒过来了!”说话的竟然是赵金鑫,赵乾坤一把抱住他,哭着问:“爹,我们这是在阴间相会吗?”
  赵金鑫呵呵一笑,慈爱地拍了拍儿子的头,说:“傻孩子,哪里有什么阴间。所有人都好好活着。这都是为了帮你戒烟,逼出来的办法。”
  一旁的舒郎中说:“还是王大虎的办法好啊。我的方法属于霸王硬上弓,太过强硬。王大虎的办法,是软办法,是精神转移法。每当赵公子烟瘾发作时,他们逼迫赵公子逃命,转移注意力,而且逼迫出骨髓里的精气,抵抗烟毒。虽然让赵公子担惊受怕,却戒掉了烟瘾,也是值得的。”赵金鑫连连点头。
  舒郎中转头对赵乾坤说:“赵公子按照我的药方,定时吃药,休养一段时间,就会彻底康复。老朽告辞了。”
  舒郎中走后,赵金鑫告诉儿子,王大虎找到他,说是要带着队伍北上打八国联军,军资不够,想让赵金鑫拿出一半家产资助,条件是帮赵乾坤戒掉烟瘾。所以,在小柱子等人的配合下,上演了一出“追杀大戏”。
  赵乾坤从此戒掉了大烟。赵乾坤在心底里替好汉王大虎惋惜之余,也对他充满感激之情。王大虎帮他戒了烟瘾,在大洪山山口,王大虎的一顿喝骂,更是骂醒了赵乾坤。他在心里对自己说,值此国家有难之时,好男儿,当自强!
  于是赵乾坤在家乡办起了学堂,传授他在广州学堂里学到的新思想。后来,辛亥革命爆发时,赵乾坤带领学生义无反顾地投身到救国运动中去了。
 
相关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