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宝故事 > 安徒生童话 >

瓶颈

发布时间:2019-04-25 22:06:59

在一条狭窄、弯曲的街上,在许多穷苦的住屋中间,有一座非常狭小、但是很高的木房子。它四边都要塌了。这屋子里住着的全是穷人,而住在顶楼里的人最穷。在这房间唯一的一个小窗子前面,挂着一个歪歪斜斜的破鸟笼。它连一个适当的水盅也没有;只有一个倒转来的瓶颈,嘴上塞着一个塞子,盛满了水。一位老小姐站在这开着的窗子旁边,她刚刚用繁缕草把这鸟笼打扮了一番。一只小苍头燕雀从这根梁上跳到那根梁上,唱得非常起劲。

“是的,你倒可以唱歌!”瓶颈说——它当然不是像我们一样讲话,因为瓶颈是不会讲话的。不过它是在心里这样想,正如我们人静静地在内心里讲话一样。 “是的,你倒可以唱歌!因为你的肢体是完整的呀。你应该体会一下这种情况:没有身体,只剩下一个颈项和一个嘴,而且像我一样嘴上还堵了一个塞子。这样你就不会唱歌了。但是能作作乐也是一桩好事!我没有任何理由来唱歌,而且我也不会唱。是的,当我是一个完整的瓶子的时候,如果有人用塞子在我身上擦几下的话,我也能唱一下的。

人们把我叫做十全十美的百灵鸟,伟大的百灵鸟!啊,当我和毛皮商人一家人在郊游野餐的时候!当他的女儿在订婚的时候!是的,我记得那情景,仿佛就是昨天的事情似的。只要我回忆一下,我经历过的事情可真不少。我经历过火和水,在黑泥土里面呆过,也曾经比大多数的东西爬得高。现在我却悬在这鸟笼的外面,悬在空气中,在太阳光里!我的故事值得听一听;但是我不把它大声讲出来,因为我不能大声讲。”

于是瓶颈就讲起自己的故事,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故事。它在心里讲这故事,也可以说是在心里想自己的故事。那只小鸟愉快地唱着歌。街上的人有的乘车子,有的匆匆步行;各人想着各人的事,也许什么事也没有想。可是瓶颈在想。

它在想着工厂里那个火焰高蹿的熔炉。它就是在那儿被吹成瓶形的。它还记得那时它很热,它曾经向那个发出咝咝声的炉子——它的老家——望过一眼。它真想再跳回到里面去;不过它后来慢慢地变冷了,它觉得它当时的样子也蛮好。它是立在一大群兄弟姊妹的行列中间——都是从一个熔炉里生出来的。不过有的被吹成了香槟酒瓶,有的被吹成了啤酒瓶,而这是有区别的!在它们走进世界里去以后,一个啤酒瓶很可能会装最贵重的“拉克里麦·克利斯蒂”,而一个香槟酒瓶可能只装黑鞋油。不过一个人天生是什么东西,他的样子总不会变的——贵族究竟是贵族,哪怕他满肚子装的是黑鞋油也罢。

所有的瓶子不久就被包装起来了,我们的这个瓶子也在其中。在那个时候,它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一个瓶颈,当作鸟儿的水盅——这究竟是一件光荣的事情,因为这说明它还有点用处!它再也没有办法见到天日,直到最后才跟别的朋友们一块儿从一个酒商的地窖里被取出箱子来,第一次在水里洗了一通——这是一种很滑稽的感觉。

它躺在那儿,空空地,没有瓶塞。它感到非常不愉快,它缺少一件什么东西——究竟是什么东西,它也讲不出来。最后它装满了贵重的美酒,安上一个塞子,并且封了口。它上面贴着一张纸条:“上等”。它觉得好像在考试时得了优等一样。不过酒的确不坏,瓶也不坏。一个人的年轻时代是诗的时代!其中有它所不知道的优美的歌:绿色的、阳光照着的山岳,那上面长着葡萄,还有许多快乐的女子和高兴的男子,在歌唱,跳舞。的确,生活是多么美好啊!这瓶子的身体里,现在就有这种优美的歌声,像在许多年轻诗人的心里一样——他们常常也不知道他们心里唱的是什么东西。

相关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