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宝故事 > 安徒生童话 >

教父的画册(三)

发布时间:2017-10-02 15:21:00      对伴侣的爱情,并无艰难可言;
  忠贞是无可羞赧的美德(50)。
  “不同的是,当时她和他在一起。现在她却是孤独的,永远孤独了!她也不知道他的坟墓在何处,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(51)。
  对丈夫忠贞是她的全部罪过(52)。
  “——在许多年里,在漫长的岁月里,她在那里坐着,而外面的生活在变化着,从来没有停止过。但是我们得在这里停一停,想想她,听一首歌儿是怎么唱的:
  我坚守我对丈夫的誓言
  在艰难和极端悲困中始终不渝(53)!
  “你看到这张画了吗?”教父问道。
  “这是冬季。冰冻把洛兰和菲因岛联结了起来,成了不可抗拒地前进的卡尔·古斯塔夫(54)使用的桥。全国上下到处是掠夺、焚烧、恐惶和匮乏。
  “瑞典人已兵临哥本哈根城下。大雪纷飞,天气刺骨地寒冷。但是男男女女都忠实于国王,忠实于自己,都准备好了战斗。每一个工匠、徒工、大学生和大学毕业生都走上了护城沟堤守卫抵抗。他们对火红的炮弹没有任何畏惧。腓德烈国王发誓要死在自己的巢里(55)。
  他骑马在那里巡守,王后也伴随着他。人人都充满勇气,他们守纪律,具有高度的爱国心。
  让瑞典人披着白衣在雪地里偷偷爬过来,让他们准备攻击吧!大家把木梁和石块推下去砸到他们身上。是的,妇女们也拿起了汤锅,把滚烫的柏油沥青泼向进攻的敌人。
  “这一夜国王和市民结成了一股力量。他们得救了,胜利了。钟在鸣响,感激的歌声在飞扬。市民啊,你们立功成名了!”
  “接下来又是什么?请看这幅画!
  “斯万尼主教的妻子(56)乘着门窗紧闭的马车来了;只有显贵才敢这样。那些高傲的年轻贵族把车子砸烂,主教的妻子只得步行到主教庄园里。
  “故事就这么多吗?——下一步被砸烂的东西要重大得多,那是无度的骄奢。
  “汉斯·南森市长(57)和斯万尼主教以上帝的名义携手合作。他们满口都是智慧诚恳的语言,在教堂里,在市政厅里都可以听到他们的话。他们一击掌海港便被封闭了,城门被关上了,警钟敲响了,大权完全掌握在国王一个人手中。在危难的时刻,他躲在自己的窝里;他统治着大大小小的一切!“这是专制的时代。”
  “再翻一页,跨过一个时代。
  “‘嗨呵,嗨呵,嗨呵!’犁被闲置起来,欧石楠丛遍地蔓延(58),但是打猎是好事。
  ‘嗨呵!’到处是尖锐的号角声和猎狗的吠声。瞧那一队猎手;瞧国王自己——克里斯钦五世,他年轻快乐!皇宫里都城里到处是一片欢乐。厅堂里燃着蜡烛,庄园里燃着火炬,城市里有了路灯(59)。周围是一派新气象!从德国召唤来的新贵族,男爵侯爵,得到了恩宠,收到了礼物。当时,最值钱的是称号、官衔和德意志语言(60)。
“于是传来一个正统的丹麦声音,那是担任了主教的纺织工匠的儿子,——金戈(61)的声音;他在唱美丽的颂诗。“还有另一个市民的儿子,一个酒贩的儿子(62),他的思想在法律和正义中散发着光辉;他有关法律的著述成了衬托国王名字的金底,在未来的时代中永不磨灭。这个市民的儿子,是全国最有威力的人,他得到了贵族的族徽,也树立了仇人。于是法场上,刽子手的利刃架到了格里芬费尔特的头上,接着又传来免死的恩赦,他被终身囚禁。他们把他送到了特隆海姆海岸外的一个石岛上:
  蒙克荷尔姆——丹麦的圣赫勒拿岛(63)。
  “但是舞会仍在皇宫里的大厅中轻松地进行着。这里是一派金碧辉煌的景象,有动人的音乐,朝臣和夫人们在跳舞。”“腓德烈四世(64)的时代到来了!
  “看那些宏伟的船只和胜利的旌旗吧!瞧那翻滚的大海!是啊,它可以讲述伟大的事迹,讲述丹麦的荣誉。我们记得一些名字,胜利的塞赫斯台兹(65)和谷伦吕弗(66)!我们记得维兹费尔特(67),他,为了拯救丹麦的舰队,炸毁了自己的舰船,而他自己却和丹麦国旗一起被抛到了天空。我们记得那个时代和当年的斗争,记得从挪威山上跳下来保卫丹麦的英雄:帕得·托登斯克约(68)。在美丽的海上,在汹涌的海上,他的名字从海的此岸雷鸣般地传到彼岸。
  一道闪电穿过尘埃,
  时代的轻语中一声响雷传来;
  一个缝纫徒工跳离缝纫案,
  从挪威的海岸划出一条‘小舟’,
  北欧海上的海盗精神
  又重新发扬,青春焕发,钢铁般坚强。〔原注6〕“从格陵兰的海岸飘来一阵清风,就像是从伯利恒国土上传来的芳香;它通报了汉斯·伊厄则(69)和他的妻子到来的福音之光。
  “这里有半页是由金底衬着的;另外一半表示哀伤,是灰一般的黑,上面有黑色的污渍,好像是溅出的火星,又好像是瘟疫和疾病。
  “瘟疫在哥本哈根肆虐。街道空无一人,家家大门紧闭,到处都用粉笔画上了十字;表示屋里有瘟疫,但是画有十字的地方,里面的人已经病死。
  “夜里尸体被运走,没有敲响丧钟;他们把街上还奄奄一息的人也运走了。铁甲车滚滚走过,里面装满了尸体。从酒店里却传来了醉汉丑恶可怕的歌唱声和尖叫声。他们想借酒来忘掉自己的辛酸艰难,他们要忘却,想结束生命——结束自己的生命!要知道,一切都是要结束的。这里,这张图画是以哥本哈根的另一次灾难和考验结束的(70)。
  “腓德烈四世国王还活着,随着岁月的流逝,他的头发变成了灰白色。他从宫廷的窗子里,凝视着外面乌云翻滚的天空;这时已是岁暮之际。
  “西城有一个小男孩在玩球,球飞上了顶棚。小孩拿了一支蜡烛爬上去寻球,随即烛烧着了小屋,整条街都烧着了(71)。天空被照亮了,云也被照亮了。火焰越烧越大。可烧的东西不少:谷草、干草、咸肉和沥青,还有过冬用的一堆堆木柴。所有的东西都烧了起来。到处是哭声和叫喊声,大家乱作一团。老国王骑马来到这一片混乱中,他鼓舞着大家,指挥着大家。火药在爆炸,房屋在坍塌。这时火烧到了北区,教堂也着了火;圣彼得教堂,圣母教堂都着了!请听风琴怎么奏出它的最后的歌:‘收回您的愤怒吧,仁慈的上帝!’
“只有‘圆塔’被保留下来,皇宫被保留下来。四周全成了浓烟弥漫的废墟。腓德烈四世国王对人民很好。他安慰着大家,给大家送食物,他和他们在一起,他是无家可归的人的朋友。‘保佑腓德烈四世!’”
  “再看这一页!
  “瞧那辆金光闪闪的马车从皇宫里开出来。它的四周全是仆从,前后都有卫士。宫门前拉起了一道铁链,不让人们走得太近。所有的平民都必须脱帽走过广场,所以广场上看不到什么人,大家都避开这个广场。这时走来一个人,目光低垂,帽子拿在手中。这正是当时那个时代我们要高声赞颂的人:
  他的话像横扫的狂飚,
  刮得天晴阳光灿烂;
  偷偷传来的不协调的习气,
  像蚂蚱似的都蹦回它的发源地。’〔原注7〕“真机智真有风趣,这是路兹维·霍尔贝(72)。丹麦的舞台,表现他的骄傲的殿堂,却被人关上了门(73)。好像里面都是羞辱。一切欢乐都受到限制;跳舞、唱歌和音乐都被禁止了。轻松的生活没有了。黑暗的基督教统治着一切。”
  “‘DerDanenprinz(74)!’他的母亲这样叫他。现在到了他的时代,阳光明媚,鸟儿在歌唱,过着欢乐和充满了丹麦气息的愉快生活;腓德烈五世登上了王位。皇宫广场的铁链取掉了;丹麦的舞台又开放了,到处是欢笑与快乐,人人心情舒畅。农民把夏日带到了城里!经受了饥饿和饱受压迫的岁月,他们现在感到欢乐。美得到了发扬;它在歌声中、绘画中和一切造型艺术中,开出了鲜花,结出果实。听,格里特里(75)的音乐!看,隆得曼(76)的演出!丹麦王后喜爱丹麦的东西。英国的路伊丝(77)温柔又美丽;上帝在天上保佑你!阳光愉快地合唱,歌颂着嫁到丹麦国土上来的诸位王后:菲力芭、伊丽莎白、路伊丝。”
  “尘世的部分早已死亡,但魂灵却活着,这些名字仍旧活着。英国又送来了一位皇室新娘:玛蒂尔德(78),她十分年轻,但是很快便被遗弃!诗人将会歌唱你,歌唱你年轻的心和经受煎熬的日子。歌是有威力的,它贯穿时代,在人民中有不可名状的力量。瞧宫殿的大火吧(79),那是克里斯钦国王的宫殿!大家忙着抢救能找到的最好的东西。瞧码头上的人们拖走一筐筐银器和贵重物品;那是巨大的财富。穿过被火焰照得通明的敞开的大门,他们突然看到了一座铜胸像雕塑,那是克里斯钦四世的。于是他们丢下那些背着的财宝;那座雕像对他们来说更加重要!他们一定要把它抢救出来,不论它有多么沉重。他们是从爱瓦尔德(80)的诗歌、从哈特曼(81)的美丽的歌曲中认识他的。
  “文字和诗歌具有力量,有朝一日它会丁当作响诉说可怜的玛蒂尔德王后。”
  “我们再翻我们的画册。
  “在乌尔费尔德广场上立着一个羞耻的石碑。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立着这样的碑?在西城门立起了一根柱子。世界上又有多少柱子像它一样呢?
  “阳光吻着‘自由之柱(82)’的基石。所有教堂的钟都一齐鸣响起来,旌旗升了起来;人民欢呼腓德烈王储(83)。老国王和年轻的王储的心中和嘴上永远惦念着伯恩斯托弗(84)、里汶特劳(85)、柯尔毕昂森(86)的名字。大家的眼睛闪闪发光,心中充满感激之情,读着刻在石柱上的祝福的碑文:
 “‘国王命令,废除农奴制。制定并实施农村法,以使自由农民成为勇敢、有知识、勤劳、善良、诚实、幸福的公民!’“这是阳光多么明媚的一天啊!这是多么美好的‘城市中的夏天’啊!”
  “光的精灵在歌唱:‘善在增长!美在增长!乌尔费尔德广场上的碑石很快坍塌(87),但是‘自由之柱’将在阳光中屹立,受到上帝、国民和人民的祝福。
  我们有一条古老的大道,
  它通到世界的尽头。〔原注8〕
  “广阔的大海,对朋友和仇敌都开放,敌人在那里。强大的英国舰队乘风破浪而来,一个大国去攻击一个小国。这场战斗很艰苦,但是人民是勇敢的:
  人人都英勇无畏,
  坚持战斗直到牺牲!〔原注9〕
  “这种精神受到敌人的钦佩,鼓舞了丹麦的诗人。直到今天我们还高悬着旗帜纪念那天的战斗:丹麦的光荣的四月二日,丹麦海域濯足节海战。
  “岁月流逝。松德海峡出现了一支舰队。它驶向俄国还是丹麦?无人知道,连舰上的人也不知道。
  “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:这天早晨在松德海峡,一道密令被开启宣读:围歼丹麦舰队。这时一位年轻的舰长,一位言行高尚的英国的儿子,站在他的上级面前,说道,‘我发誓,我将为英国的旗帜战斗,在公开而正义的战斗中一直至死。但我却不愿欺凌旁人。’
  “说完他便纵身跳入海中!
  舰队冲向哥本哈根。——
  远离战斗进行的地方,
  深暗的海水掩藏着倒下的他,
  舰长——谁也不知他的名字——的寒凉的尸体,
  直到海浪将他涌起,瑞典的渔民在繁星点点的夜晚
  发现他,将他放在舟中带上海滩——争夺这死者的
  肩章。”〔原注10〕
  “敌人聚集在哥本哈根外面;城市在燃烧,我们的舰队已覆灭,但是勇气和对上帝的信心长存。他倒下了,却又站了起来,像到了战死后的归宿地(88),创伤得到医治。哥本哈根的历史丰富值得欣慰。
  人民永远有这样的信念,
  丹麦有上帝这样的朋友。
  只要我们坚定,他便扶持我们,
  明朝便会升起灿烂的太阳。
  “很快阳光便照耀着重建起来的都城、丰饶的田野,照着聪明能干的人民,这是一个和平和幸福的夏天,诗人厄伦施莱尔(89)在写诗,他的诗歌美丽多彩像莫甘娜仙女。
  “在科学中有一个发现(90),远比古时的金号角更加贵重,一座金桥被发现了:
  ——思想光线的桥
  时时通向各国各族人民(91)。
  “汉斯·克里斯钦·奥斯特在桥上刻下了他的名字。“瞧,皇宫附近的教堂那里建起了一个馆园(92)。为了修建它,就连最贫穷的男男女女都高兴得解囊捐资。